内外发力 大清知县“深圳速度”续成古百科全书

作者:魏德勇来源:蝌蚪五线谱发布时间:2021-04-15

“嘉庆《新安县志》是一本关于古代新安县的百科全书……可作为现代香港和深圳新编地方志一脉相承的文化源头。”

2018年10月,在深圳非遗文化保护协会副秘书长张粤的联系对接下,密藏于北京330年的《新安县志》(康熙二十七年版)首次“回家”,在深圳“文脉深圳 数典问祖”系列活动中隆重亮相。得知这一消息,广东省立中山图书馆副馆长倪俊明带队把一部续编于清朝嘉庆年间的《新安县志》送到现场。这也是有史以来两部古代深圳地方志首次同时同地公开展出。

活动现场

2018年举办的“文脉深圳 数典问祖”活动(来源:南方网)

嘉庆版《新安县志》虽然比《新安县志》(康熙二十七年版)晚120多年,但所载内容更为详实,图画更加精美,是业内公认的古深圳百科全书。清朝史志大家阮元赞其“酌古征今,繁简有法”,可与唐代史志巨著《元和郡县志》媲美。

鲜为人知的是,此书是由一位细心的知县经过数年考察,再适时延聘各地专家学者组成修志班子,用当时的“深圳速度”三个月编成。

新官留心续旧志

大清嘉庆二十年(1815年)春,江西靖安县人舒懋官调任广东新安县知县。新官上任,他没有点所谓的三把火,而是悄无声息地翻阅本地史志,细读档案卷宗,深入乡村体察民情。毕竟新安县境域极广,行政区域变化频繁,不了解情况如何做正确决断?

细心的他发现了一个问题,就是本县已120多年未修县志。按朝廷规定,各州县每一甲子(60年)修一次地方志,以备朝廷之需。他翻阅离得最近的《新安县志》(康熙二十七年版)时,发现书中所记的新安境域、边界等都发生了变化,且“词句既欠剪裁,体例亦未完善,既如县治沿革,莫辨源流四至八到,悉皆舛错”。续写县志成了一项重要的工作。

然而,深谙官场规则的他更清楚,续写县志时机未到。一则自己刚上任,对新安还不熟悉;二则不知道上级对修志的态度;三是没有找到合适的编志人才。第一条好办,毕竟是新安县的父母官,了解新安乃分内之举。此后几年,他充分利用下乡办案或调研的机会,或搜集民间文献和资料,或找乡村故老访谈,或亲自考察界域情况。史载他为勘测零丁洋的航路,“驾帆于鲸波骇浪中,危险莫测”,最终获得第一手资料。

转眼到了1818年冬,新上任的两广总督阮阁老饬令广东各州县,要加紧修订地方志,以备《广东通志》编撰之需。阮阁老即一代科史巨著《俦人传》的作者阮元,有“三朝元老、文坛泰斗”之誉。舒懋官决定抓住这个机会,为新安留下一部好“家谱”。

广东通志

今本《广东通志》(来源:孔夫子旧书网)

内外发力编佳作

机会是留给有准备的人。1819年3月,舒懋官的同乡兼好友王崇熙来新安县游玩,暂住舒府。他眼前一亮:这老乡文采既好,人脉又广,还有时间,不就是编撰县志的最佳人选?

一番盛情款待之后,舒懋官讲述了自己续修县志的想法和所做的准备,最后诚挚邀请好友相助。王崇熙本是性情中人,自然应允。考虑到上级交待此事已有些时日,他建议把新安本地人才与外地人才结合起来,快速完成县志续编。

舒懋官深以为然,即任命王崇熙为县志总纂,全权负责编修事宜,新安县府提供经费、资料及后勤支持。王崇熙先回到故乡江西抚州南城,找来博学多识的陈震川、陈登元、黄凤鸣、杜道周等,作为修志的班底。他们到新安县后,入住县里的最高学府,也是修志办公室所在地凤冈书院(今深圳南头中学的前身)。外力到位,舒懋官让本地才俊及凤冈书院学子曾省、廖鸿、郑振勋、吴懋修等人加入修志组,参与编辑、校审等具体工作。

南头中学

深圳南头中学,前身即是凤冈书院(来源:南方网)

当年4月,修志工程正式启动。除了舒懋官适时到现场提供口述材料外,20多人轮番编写,星夜赶工,终于在6月底完成了最新版的《新安县志》。效率之高,世之罕见,可谓古时的“深圳速度”。县志进呈两广总督府。总督阮元与协纂《广东通志》的广东督粮道分巡卢元伟读完此书后,赞不绝口,欣然为之作序。

百科全书价值高

作为《新安县志》(康熙二十七年版)的唯一续志,嘉庆版《新安县志》内容更加详实、准确,如在舆图方面就增加了新安沿岸岛屿海防图。全书分为沿革志、舆地略、山水略、胜迹略、人物志等24卷15万字,全面反映了深圳及香港地区的地理、经济、人文、习俗等,为后人研究深圳历史、地理提供了大量高价值的史地材料,可谓古深圳的百科全书。

新安志-嘉庆版

嘉庆版《新安县志》(来源:孔夫子旧书网)

嘉庆版《新安县志》在前志基础上强化了新安县沿革及境域变化情况。如“舆地略”卷详细记录了当时新安县的境域,“邑地广二百七十里,袤三百八十里。东至三管笔海面二百二十里,与归善县碧甲司分界……西北至合澜海面八十里,与东莞缺口司分界。”再如“海防略”卷的版图中记录有香港境内大小县及附近岛屿,确定香港是我国领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20多年后香港被英国强占,此志为中国近代史上这一重大事件留下了宝贵的证据。

强化介绍境域变化的同时,此志详细记载了新安的人口变化情况。书中所载,明万历元年(1573年)设新安县时,当地官民共33971人;编志前一年即1818年全县人口239115人,240多年间增加7倍多。新增人口中,大多是外来人员,比如清初为避台湾郑氏乱,迁沿海客家百姓到新安。这150年也是深圳经济的第一次强势增长。时至今日,作为典型的移民城市,深圳的人口从1979年建市的30万增长到2020年的1300多万,经济按正比飞速发展。抚今追昔,可以得出如下结论:一是深圳的发展与移民潮密不可分,二是国家治理政策对地方经济发展起决定性作用。

嘉庆版《新安县志》中的县境之图。

嘉庆版《新安县志》中的县境图(来源:南方网)

此志的另一突出特色是真实记录了新安县的文化教育成果。据“风俗略”卷载,南头信国公文氏祠则是本地学子参加乡试、州试或省试前复习功课专用地;除县城设有各种书院外,大多数乡村多办有家塾、祠宇。而值得一提的是,对于县志办公地凤冈书院,书中收录《创建文冈书院社学社田记》一文为纪念。种种记录表明,深圳从来就不是“文化沙漠”。

后记

话说舒懋官编成《新安县志》并付梓印行后,即告老还乡赡养父亲,提携后进,贻养天年。他万万没想到的是,此后清廷腐败,西方列强瓜分中国,民国战乱频繁,抗战风云迭起,新安县处于沿海要地,不但以前的县志大多遗失,100多年间也无人修志。直到20世纪80年代,随着首届社会主义地方志编修工作的全面铺开,政府组织修《宝安县志》、《深圳市志》等地方志时,嘉庆版《新安县志》才再次发挥作用。

舒懋官故居“靖安太史第”

舒懋官故居“靖安太史第”(来源:南方网)

为了让更多人了解深圳和香港的过去,2017年香港中华书局和广东教育出版社联合印行嘉庆版《新安县志》线装本。“嘉庆《新安县志》是一本关于古代新安县的百科全书……可作为现代香港和深圳新编地方志一脉相承的文化源头。”岭南大学香港与华南历史研究部主任为此书作的导读序言,可谓对当年结合内外才俊编撰的舒知县在天之灵的最好告慰!

————————————————————

【参考资料】

1. 文章《古籍修复“一代国手”哲孙:“我想为深圳文化做些事情”》,作者谢晨星,《晶报》2018年10月15日

2. 论文《明清广东新安县城市地理若干问题研究》,作者李采梅,2011年,暨南大学硕士学位论文

3. 文章 《历史人物舒懋官》,深圳南山图书馆特色数据库

扫码加蝌蚪五线谱微信